logo
  故居新闻 more...
1
民革中央办公厅组织中央社院民革学员参观宋庆龄故居
2
宋庆龄故居举行第二届“教师节真情相约”公益活动
3
陕闽乡村教师、大学生村官来故居学习宋庆龄精神
4
上合组织成员国青少年参观宋庆龄故居,与时代小先生交流
5
百名藏族、彝族青少年参观宋庆龄故居
6
庆“八一”,驻地武警官兵向军旗宣誓
7
庆祝建军90周年,军民携手共建故居—— 宋庆龄故居管理中心与驻地武警官兵共同举办"八一"建军节联欢会
8
宋庆龄故居工作人员为“永恒的依恋” 图片展讲解
9
宋庆龄故居志愿者赴中国宋庆龄青少年科技文化交流中心参观学习
  主题活动 更多...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第三届领导力训练营回顾
时代小先生赴法交流感受——法国印象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时代小先生计划第二届领导力训练营圆满结束
奉献爱心,收获快乐——记北邮阳光志协宋庆龄故居组志愿者结业活动
少先队员代表参观故居与故居小先生座谈
小先生报名表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时代小先生”计划正式启动
我会青年干部开展公益项目调研实践活动
青少年生命教育基地落户银川
台湾大学生来故居参观座谈
  交流与服务 更多...
我心中的白俄罗斯
难忘的一件事:会见白俄罗斯副总理
我深深地爱上了白俄罗斯
把国粹带出去
在白俄罗斯最难忘的一件事
树多天蓝人好客——我眼中的白俄罗斯
宋庆龄故居珍贵文物赴曲阜巡展
法国之行友谊之旅—中国青少年赴法国交流访问
宋庆龄故居“时代小先生”交流团赴马来西亚访问
“爱心字典行动”向河北怀来山区小学生捐赠万册新华字典
你的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动态 > 研究资料
宋庆龄晚年的五笔钱
发布时间:2011-04-12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长久以来,国家领导人的收入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作为国家名誉主席的宋庆龄自然也不例外。曾负责宋庆龄生前的后勤保障管理工作的李家炽,回忆了宋庆龄晚年的一些经济状况。本文选自《纵横》2009年第12期,李家炽口述,黄玉抒整理。

  在宋庆龄生命最后的几年里,我作为宋庆龄身边的管理工作人员,有机会经手了宋庆龄的五笔钱。

  第一笔:组织上给宋庆龄1万元生活补助费

  1978年12月30日,宋庆龄最后一次回到上海。因经济拮据,宋庆龄在上海家中整理物品的时候,委托我帮助出卖了家中的一些物品。由于宋庆龄一直以为她所要卖的东西都是好的,都是真品,价值昂贵。结果,当我找来旧货商店的人来对所卖的物品进行估价的时候,结果才值2000多元。当我把情况向宋庆龄汇报的时候,她颇为失望。杜述周(时任宋庆龄的警卫秘书)在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向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反映了宋庆龄经济拮据的情况,组织上决定给宋庆龄生活补助费1万元。

  1979年1月31日,杜述周由京赴沪,组织上让他顺便给宋庆龄带去那1万元现金的生活补助费。杜述周到上海后,通过李燕娥(因宋庆龄在寓所早有规定:除了保姆以外,任何人不得进她的房间)把钱送给宋庆龄,并给宋庆龄附上了便条:“首长:我给您带来现金1万元,请您收用,以作每月开支不足的困难补贴。请千万收下,这次不能再退还了。”

  宋庆龄回函给杜述周说:“一万元我收了,因我的确需用钱。卖掉的机器皮货等,不过收到我所希望的百分之一!因此,我只好收了,因等用款子。”

  宋庆龄逝世后,我在北京她家中整理物品的时候,看到了这笔尚未动用过的1万元现金。后来,按照执行宋庆龄遗嘱“八人小组”的会议精神,北京方面的钱归北京管理,上海方面的钱归上海管理的原则,这一万元钱就留存在北京宋庆龄故居。

  第二笔:国家财政补贴给宋庆龄5万元

  与此同时,中共上海市委在了解到宋庆龄经济拮据的情况后,及时向中共中央进行了反映。1979年2月,叶剑英(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给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彭冲来信,决定从国家财政中拨款5万元人民币给宋庆龄。当时,彭冲叫我去他的办公室,当面交代我说,这5万元钱交给你去办理具体的手续。在上海市财政局办好手续后,我立即向宋庆龄进行了汇报。宋庆龄说“谢谢”,并表示她自己不管这笔钱,交由我来管理。她还特意交代:“如果以后需要用钱,我会写信给你,你凭信将钱交给来人就行了。”

  为了方便这笔钱的使用,宋庆龄还让我去刻一枚名为“林泰”(宋庆龄经常使用的一个别名)的印章。遵照宋庆龄的指示,这枚印章也由我保管着。

  随后,我把这笔5万元的拨款单交代上海市委办公厅行政处财务科以“林泰”的名义存进市委机关附近的银行。每次宋庆龄要用钱,总是派人带着她的亲笔信到上海来,由于平时我的工作比较忙,来人一般都是先找到沈粹缜(邹韬奋夫人,时任中国福利会秘书长)。由沈粹缜打电话告诉我,我将钱准备好,约好时间,我送到沈粹缜家里再给来人。

  一直到宋庆龄去世,这笔钱也没有用完,大约总共才花了1万多元。宋庆龄逝世后,这笔余下的钱也是按照执行宋庆龄遗嘱“八人小组”的会议精神,转由上海宋庆龄故居纪念馆保管,并且再也没有动用过。

  第三笔:中央决定给宋庆龄5万元慰问金

  1981年5月宋庆龄病重。5月8日,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副局长袁敬修打电话给杜述周,告诉他:中央决定给宋庆龄5万元补助费,由吴庆彤(原为周总理值班室主任,周总理逝世后。担任国务院副秘书长,专门处理临时突发事件)代表中央交给沈粹缜,再由沈粹缜转交给宋庆龄。但是,宋庆龄在得知这一事情后,表示不接受中央给的5万元补助金。当时,就只好将这笔钱暂存在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财务科。

  5月14日晚,宋庆龄病危,情况危急。根据组织上的安排,在接到杜述周打给我的电话以后,当晚深夜12点多钟,我就到宋庆龄家里去了。15日上午我在宋庆龄家里楼下小客厅休息,这时,中央派来的吴庆彤进来,他走到我身边,交给我一张5万元的支票,说:“这是中央给宋庆龄的慰问金。”我知道,按照宋庆龄的一贯做法,只有经过她的同意才能收下。但是,这时宋庆龄已经病危了,我就只好先代为收下这笔中央给宋庆龄的慰问金。

  18日上午,根据安排,我上楼去看望宋庆龄。当时钟兴宝(宋庆龄的贴身保姆)用嘴贴在宋庆龄的耳边轻声说道:“首长,上海李局长专门来看望你了。”已经病危多日的宋庆龄这时竟然睁开了双眼,钟兴宝说:“首长一个礼拜都没有睁开眼睛了,今天听到你来了,突然睁开眼睛了。”恰在此时,周幼马(马海德之子,时任宋庆龄的摄影师)按下了快门,留下一张弥足珍贵的照片。我向宋庆龄轻声地问候,并向她汇报:“中央派吴庆彤同志来看望你,并带来了5万元人民币慰问金。”她轻声说:“谢谢。”也没有再说其他的话。这笔钱就一直由我保管着,我也不能给别人。其间,因为工作需要,我曾往来于北京和上海两次,都一直将这笔钱带在身上,我也无法交给别人。

  5月20日上午,沈粹缜大姐和我又一次上楼看望宋庆龄,此时的宋庆龄已经处在昏迷状态。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宋庆龄。

  28日上午,我接到上海市委通知紧急返回上海,对宋庆龄后事的准备工作进行最后的检查。29日晚20点18分,宋庆龄逝世,当时我正在上海市委办公楼上,20点45分,总机急切地找我接北京来电,杜述周在电话里对我说:“首长已经过世。”

  经中央安排,上海市的胡立教(时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二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赵祖康(时任上海市副市长)、沈粹缜、朱可常(时任中国福利会党组书记、副秘书长)、陈维博(时任中国福利会副秘书长)和我一起于30日上午赴京,参加宋庆龄的治丧活动。当日上午我在中办招待所再次见到吴庆彤同志,因为宋庆龄已经逝世,我想,这笔中央给宋庆龄的5万元慰问金已经没有放在我身上的必要了,就把这笔5万元钱的支票交还给他,并代表宋庆龄感谢组织上的关心。

  第四笔:巴金捐款5万元给宋庆龄基金会

  宋庆龄逝世以后,为了纪念和缅怀中华人民共和国名誉主席宋庆龄,继承和发扬宋庆龄的未竟事业,在邓小平的倡导下,中共中央决定成立宋庆龄基金会。1982年5月29日,廖承志在人民大会堂宴请应邀前来参加宋庆龄逝世一周年纪念活动的宋庆龄在海外的亲属和朋友时,宣布了这一决定。宋庆龄基金会以“和平、统一、未来”为宗旨,由邓小平担任宋庆龄基金会名誉主席。

  宋庆龄基金会在北京成立的时候,沈粹缜是宋庆龄基金会的理事成员,她在北京参加完宋庆龄基金会成立仪式,回到上海以后又去看望了巴金(原名李尧棠),沈粹缜向巴金详细介绍了宋庆龄基金会成立的情况,巴金立即表示要捐款,他让女儿李小林开了一张5万元的支票。沈粹缜回到家后打电话给我,把巴金捐款一事告诉了我,并想请我代收此款转交给北京。正好过几天我要到北京出差,便答应下来。当我从沈粹缜家里拿到这张5万元支票的时候,看到支票上面的印章是李尧棠。

  我到北京以后,住在北京饭店。我打电话给汪志敏(时任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副局长,宋庆龄基金会秘书长),告诉他巴金要捐款给宋庆龄基金会的事情。汪志敏立刻到北京饭店我的住处看我,我又再次向他介绍了巴金捐款一事,并当面把5万元支票交给了他。汪志敏表示感谢巴金对宋庆龄基金会工作的支持,会正式出具收据寄给巴金。

  第五笔:沈粹缜捐款5000元给上海宋庆龄基金会

  沈粹缜是我国著名的民主人士、卓越的政论家、出版家、抗战时期著名的救国会“七君子”之一——邹韬奋的夫人,是宋庆龄生前的挚友。她与宋庆龄之间有着长达半个世纪的友谊,尤其是在宋庆龄晚年的时候,沈粹缜与宋庆龄来往频繁,亲如姐妹。宋庆龄一直称呼沈粹缜为“沈大姐”,实际上沈粹缜比宋庆龄的年龄要小。

  1980年5月17日,宋庆龄致信沈粹缜,信中说道:“我要交给您5000元留给你的钱,不要客气,当我是自己人……”当时沈粹缜回信给宋庆龄说,过去在解放前深得宋庆龄的照顾,解放以后自己有了工作,也有了收入,就不能接受宋庆龄的这5000元钱了,如有需要的话,她也绝不见外(宋庆龄与沈粹缜关于此事的来往信件我都保存有复印件)。如前文中所述,因为宋庆龄的5万元钱在我这里保管,沈粹缜便把宋庆龄的这封信交给我看,我也知晓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1981年6月,在执行宋庆龄遗嘱“八人小组”的第一次会议上,沈粹缜提起了宋庆龄曾经要给她5000元钱的事情。由于“八人小组”的其他人不了解这个情况,所以在会议结束后,我向高登榜(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书面写明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来邓颖超指示,由高登榜写信给我,说明是邓大姐交代;由上海宋庆龄故居纪念馆管理处从处理宋庆龄后事的钱中支付5000元钱给沈粹缜,并要我送给她。

  9月29日,我和上海宋庆龄故居纪念馆管理处处长孙志远一起到沈粹缜家。我们俩到她家后,我向沈粹缜说明了这5000元钱的情况。沈粹缜表示:“由李家炽同志到我家交给我5000元钱,我愧对庆龄同志的信任,不能接受这笔钱,我决定将这笔钱捐赠给上海宋庆龄故居纪念馆管理处。”虽然我再三表示要她将这笔钱留下,由她自己安排,但是沈粹缜还是决定将这笔钱捐给宋庆龄故居纪念馆管理处,孙志远当时开了临时收据给沈粹缜,以后又送了正式收据给她。

  1986年5月,上海也成立了宋庆龄基金会,沈粹缜又把这5000元钱改捐给上海宋庆龄基金会。当时,我也应邀出席了上海宋庆龄基金会的成立仪式。


 
 
  相关链接
· 暂无
网站地图 - 项目合作 - 参观指南 - 联系我们 - 爱心留言
北京宋庆龄同志故居管理中心·版权所有 | 京ICP备050205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963
北京知立方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支持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